审神者。越前国。
江雪左文字极化妄想中
自己不怎么会写文章却口味刁钻。
每天都在爬墙数珠丸→
安静地做江雪先生的腰部挂件

在一周内被人说了两次最惧怕的话。


原本聊得很好的一个朋友:

“我觉得这个火花还是不要继续下去的好”

你知道和你聊天有多浪费时间吗?纠结这种奇奇怪怪的事。”

“对啊,我就是厌烦了。”

“麻烦你去学学如何‘聊天’”

“屏蔽前先说一句晚安。”


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女生:

“啊 我家大帅哥真帅啊、(重复了好多遍)”

(诶,是我们学校的啊。)

“呵呵,你的思考方式太简单了”

(呃,我觉得乱猜别人关系也不好)

“当然,不是男朋友”

(那你天天炫耀...是几年级?)

“还有照片啊,哈哈,就是不给你看!(然后给边上另一个女生看)”

(我说,这是在排挤我吗?)

“(开玩笑的语调)对啊,就是在排挤你啊,你能怎么样?”

另一个女生也瞬间开始附和她。真讽刺啊。原本以为关系还不错的。这样的玩笑已经触及到我的底线了。以后不可能给她们发自真心的好脸色看的。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真难。

能够信任和交心的人,早就不多了。

再见。

也谢谢你们剐蹭我的心,让我看清这个世界的冷漠。

也让我变成更好的人。


即使之前受过伤害

我依然相信

远方总会有那么一片温柔。


评论(3)
© 霜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