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奇人是世界的瑰宝。

【文学】,即文豪野犬中的白学,简称文学。

首先,这都是文野野生推广的错。如果不是推广发了#那里存在的是黑幕?感情?孽缘?#这张图,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我也不会跑过来写这种东西。

主要还是因为我注意到了芥芥看着敦敦给宰宰倒酒的那炽热的幽怨的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的目光。所以,我开启了白学家模式。请各位不要大意地来嘲讽我……!
夹带双黑私货,然而私货竟然占到全文的三分之二;)

感谢看完我这么长的唠叨,能接受请往下↓

【芥川 冬马和纱 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盯着中岛敦给太宰治斟酒,心中悲愤不已:
明明是…明明是我先来的,被太宰先生捡来也好,作为下属也好……为什么你这头人虎会给太宰先生倒酒倒得这么熟练啊!你……你到底倒过多少次了!?

(中原 中间没有名字 中也:听说你们想和我比谁先来。)
【太宰 北原春希 治:一个坐拥横滨F3的罪恶男人】

【中岛 小木曾雪菜 敦】
(参考第三集或第十集)
中岛敦快被芥川龙之介弄死时难过地想:
为什么会变成变成这样呢……第一次有了那么好(?)的导师,有了能做一辈子朋友的同事……两件快乐的事情重合在一起,而这两份快乐,又能让我变得渐渐不那么讨厌自己……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快乐的未来……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不像双黑的双黑】*视角随意

白色相簿2—序章 改(*微量刀)

渐凉的风中,传来一阵脚步声——
黄昏中,那脚步声就像在寻觅某个人。
也像在唱和边楼炸开的枪声。
来自屋顶的鸦啼,犹如哭诉亲人去世般暗哑。
我们原本凌乱的两种旋律紧紧联系到了一起。
一切的开始都在这个黄昏。
彼时彼刻,是谁爱上了谁?
我们都碍于面子闭上了嘴。
我们都踌躇着不敢向前。
我们都三心二意地,很胆怯地,说是傲娇也没错地——
即使想要在内心深处结合,却没有亲口说出的勇气。
所以在那时,谁爱上了谁。
是迟疑不决的双向暗恋。
而后的夜晚——从天而降的黑幕,掩盖了所有的罪过。
不久的早晨——所有的悔意,都与第一缕阳光一同降临。

白色相簿2—终章 改(*刀子注意)

在凉风中望远之时、听到了熟悉脚步声——
在傍晚的大楼,在无人的河道边,在孤寂的鸦啼中。
和四年前一样。
被记忆突然迫动,点缀着纯粹的思念,欺瞒的脚步声逐渐溶化在夜里。
两人一起的冬天已经远去。
一个人和另一个人毫无关系的季节却在循环往复。
后续,就在这样的黄昏。
那个时候似要撕裂的羁绊的丑陋伤痕尚未干却,
但是伴随着有什么将要改变的预感中,开始了。
寂寞的两首旋律,互相吸引而再伤害彼此。
因此,新的部下被召集来了。
不久,新的冬天即将到来。
那个人已不在的第四个冬天。
“双黑”组合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不再有两人一起的委托能够去完成了。
传达不了的话语,已经不需要了。
已经不再有人,值得去爱了。

白色相簿2—序章 改2(*刚才的刀写到自己心碎,于是改2了。
迷之结尾可是作者并不觉得是刀子×)
(开头可以参考第9、10集)

微凉的风中,传来一阵脚步声——
黄昏中,那脚步声就像在寻觅某个人。
也像在为刚离去的脚步声作和。
来自喉咙的铁锈味、手铐对手腕的刺痛感,久久没能散去。
凌乱的两种旋律又一次紧紧联系到了一起。
一切的结束都在这个黄昏。
彼时彼刻,是谁还在厌弃着谁?
我们都对这样的关系感到疲倦。
我们都想要坚定地向前走一步。
我们都——
已经认识了十几年,彼此的羁绊早已胜过友情。
所以在那时,是谁先开了口。
是漆黑小矮人蛞蝓,还是绷带附属品青鲭。
而后的夜晚——从天而降的黑幕,包容了所有的爱意。
不久的早晨——所有的憎恶,都与最后一缕黑暗一起消失。

评论(9)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